郭麒麟谈亲爹郭德纲:郭老师训我到凌晨四点

  • 时间:

  郭德纲评价儿子目前的状态是“上下够不着”,在相声艺人里,正是最吃亏的时候。而背负着父亲的光环和重压的郭麒麟也谦虚地表示,自己还在半山腰,现在只顾专心爬山。昨天,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,郭麒麟坦言压力很大,“现在连玩游戏的时间都少有了”。郭德纲表示,两场演出同时售票,要给郭麒麟点儿压力。6月22日和24日,德云社将在北展剧场举行两场相声专场,分别由郭德纲、郭麒麟牵头主演。

  至于叫什么,我现在只能告诉你是个“我”字系列的节目,具体名字咱先保密。郭老师(指郭德纲)之前不是有《我要幸福》、《我要旅游》的系列吗,我也准备来个类似的系列。

  郭:那都是郭老师的事,他在山顶,有打到山脚的炮也正常。我还在半山腰,只顾往上爬,专心爬山就好。

  郭:据说会,他(郭德纲)不让我看节目单,怕我有压力,跟我说“你准备你的,别的不用管”。至于我师父于老师,我那个自创节目就是跟他搭档。

  旁边没人时,郭麒麟就安静地坐着,乍一看显得有些蔫儿,甚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,他偶尔也会下意识地往地下看。

  11岁登台,14岁从艺,也许使得“小郭”提前成熟,这或许也是生活在郭德纲光环之下的必然结果。

  郭麒麟(以下简称郭):一共有仨,有一个自创的新节目,再加上一个传统的《夸住宅》,还有《学电台》。

  胖乎乎的面相,鼻梁上架副眼镜,老远看见这个16岁的少年与其他同龄人并无异样。他叫郭麒麟,郭德纲的儿子。

  可一旦说起跟相声相关的话题,“小郭”就来了精神,说起来没完,甚至让记者都难插上话。笑靥可亲,小眼儿滴溜儿一转,倒是和“老郭”有些相似。

  郭:他确实是我的一个动力,但我们还不一样。他真的很努力、很勤奋,而最终也火了。而我,很多人总拿我跟我爸比较,甚至没听两句,就会拿同一个我父亲说过段子对我评价,说我不行。我得担着这个压力。总之,不管怎样,我还得且学呢。马三立先生70多岁还不断钻研呢,我这还早呢。

  郭:举个例子,之前五一小岳专场演出之后,我演得比较温,当天他就找我训话,一直说到凌晨四点。倒是不会揍我,我觉得有本事的父母从来不会用暴力对待自己的子女。(笑)

  采访中,很少听到郭麒麟称郭德纲“爸”,他总是郭老师长郭老师短的,像是在说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人。